无码兽交,无码兽交图片,无码兽交视频,无码兽交下载


数见红尘应识我

by 雏微

1初识还魂

  某年某月某时,我穿越了时空。

  但是我不记得啥时穿过来的,因为我已经漂浮了很久。

是的,你没猜错,我一个孤魂野鬼在这个不知历史的年代漂浮...没有人能看到我或碰到我,我能看他们,但碰不到,无法干涉这里的任何事。

  开始是极恐惧的,后来就无所谓,再后来便想要个身体了,一个人再寂寞下去,会发疯的。

  我在街上飘过,不经意就会穿过一只手,或是摊子的一角,周围明明热闹的很,我却只感觉到冷清。

  我想...要个身体。

  飘着飘着眼前一亮,红橙橙黄灿灿,墙高的吓死人。

许多持剑持矛的人立着守卫。

我努力的飘啊,从墙头上飘进去。

  我不喜欢穿墙,或许是,分外想做个人。

  墙里面是很漂亮的景色,数重飞瓦,九曲回廊,地方大的见不着边。

长裙的美丽少女来来去去,却没见着一个男人。

不过,谁能告诉我,那不男不女拈着兰花指的,是什么人啊......

  看到这里,我突然有点抽搐,我不会是,来到传说中的皇宫了吧。

  转头,马上,溜之大吉。

就算让我再飘三年,我也决不要在宫里占个位置。

但是这里,压迫的气势,一种历史的厚重。

我不禁飘慢了点,欣赏欣赏皇宫总行吧。

  转了个弯,我心里有着些许感动,飘进了九曲回廊后那座广大的宫殿。

  室内极其华丽富贵,陈设了许多珍宝古玩,我看的出这是前厅,转了一圈便往里面回廊飘去。

回廊后面还有许多房间,一座宫殿一看就是寝宫,那扇门紧紧关着,周围极其安静,安静的有些不正常。

  我皱起眉头,不正常就代表有戏看,要看戏我就得穿墙,不,是穿门。

心不甘情不愿,但是热闹比较重要。

  我透门而过,然后吓了一跳。

  屋内静静立着两三个宫女,面无表情。

宽大的床上一个人正在抽搐,我进来时,他正蹬最后一下腿,然后没了反应。

  我缓缓的移过去,看着床上那人的脸,眉目清秀,身材瘦弱,一身衣裳是极好的织云锦,只是表情实在有些恐怖。

  我摇摇头,莫非这就是传说的皇宫内斗?这人衣着住处如此华贵,想必是皇子之流,皇子要死了宫女竟然站在旁边看,未免太不合情理。

估计这个人的死因也大有问题。

  宫里要有好戏看了,瞄到一边陈设的上好古琴,我正想抽身过去,突然一股强大的吸力袭来,我大惊,眼前一黑,已神智不知。

  从所未有的感到身体沉重,眼皮缓缓的抬起,收到一线光亮。

感到床边有人活动,我勉强转头。

  一个宫女的脸映入眼睛,没见过,不是先那几个中的。

她正替我整理衣裳,眼睛红通通的,看样子要装殓我了。

我刚想开口,她一抬头正对着我的脸,表情由悲到惊,再到喜,张口便叫道:『来人啊,六皇子复...... 』

  白痴,我刚想阻止,她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正是被人切在后颈大动脉上。

无码兽交,床前几个人围了过来,正是先前那几个宫女,惊异的看着我。

  我知道自己借尸还魂了,只可惜,不是什么好身体。

  其中一人飞快的向门外跑了,我静静的躺着,等待人来。

不一会,门吱呀一声,一只脚踏了进来。

  凌厉又压迫的气势,我睁开眼,看见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映着他背后的光亮,他的脸显得阴沉,但是,仍然很俊,刀削的线条。

  他看了我一会,嘴角划出一个冷笑,道:『六皇弟还真是命大。 』无码兽交,无码兽交图片,无码兽交视频,无码兽交下载

我扯了下嘴角,算是响应。

他冷冷的道:『只可惜你再命大,也是要死的。 』

  强劲的手捏住我的下颔,另一手拿着瓷瓶就往我嘴里灌。

瓷瓶倒是挺漂亮的,白底蓝花,运到二十一世纪是个极品。

  谁说毒药是甜的?这药简直是阴沟里的水。

总算都咽了下去,只见他噙了笑望我,转身向外走去。

第二次动手,他亲自来,不怕我不死。

  肚腹开始绞痛,我死死的抓着被子,心里拼命诅咒。

太久没受过痛楚,如今一痛竟是分外敏感。

我辗转打滚,眼前一阵阵发黑,又失去了知觉。

  腾起在空中,我叹息啊,想不到刚借的尸就没了。

转身看看,也没什么黑白无常来收我,我笑弯了眼,这么说我还魂多少次都没问题,还不利用,更待何时?

  床上的身体又躺在那里,几个宫女纷纷过来,把弄皱弄脏的衣裳换下,换上新的,又准备装殓了。

我翘起嘴角,玩兴大起,飘到那尸身上方,照着又躺了下去。

  眼前一昏一黑,就是没晕去,我的魂进去一半,又出来一点,十分艰难。

看来这尸身已经破坏过甚,无法承载魂魄了。

我咬牙,用力往下一坐。

  侵入身体时是切骨的痛楚,谁叫这身体太破。

  我悠悠的张开眼睛,全身骨头像是重新接了一遍。

眼睛还没完全张开,耳边传来抽气以及飞奔声,我实在无法克制自己上浮的嘴角,估计历史又要重演了。

  门哐的打开,我忍不住笑意的看过去,那个称呼我皇弟的男人立在门口。

  我记得一位大人说过,政治就像开屏的孔雀,从前面看花团锦簇,从后面看就是个屁股。

  他的表情就像从后面看的政治,当然,是与他先前相比。

  我的心情极为愉悦,愉悦到可以把先前的痛楚一笔勾销。

我除了喜欢看戏,还喜欢气人。

这可谓人生两大乐趣。

  我挣扎着坐起来,满脸笑意的与他打招呼。

他的表情不但没有友好,反而更扭曲了。

我叹息,他那张脸摆到二十一世纪和他那毒药瓶一样是个极品,扭曲成这样,未免可惜。

  我笑道:『这位皇兄,虽然不太重要,但你还是该考虑皇上问起时,如何解释六皇子装殓时两次入内的原因。 』

他脸色又变了变,总算没那么扭曲了,但是眼里的精光却亮了起来。

我再次赠送一笑,道:『不好意思,打扰了。 』

  顺手抓起旁边的銮金花瓶往头上一砸,反正也没打算长久使用这个身体。

  太可惜了...这个花瓶绝对比那毒药瓶值钱。

无码兽交,

  再次浮到了空中,头顶还残留着破裂的痛楚,我眯着眼睛,发誓以后再不轻易还魂,要活容易,要死难啊。

  主要是痛,痛痛痛......看来我找到好身体后要研制一种药,一服即死,无痛苦无副作用。

  眼看床上那尸体,已不成『尸形 』。

可惜那一张秀气小脸蛋。

  心痛的望瞭望一边的古琴,忽略男子脸上奇异的表情,我飘了出去。

2名为夏天

  飘到宫外,又是人来人往的大街。

我不再避开那些房屋墙壁,而是直接穿过,主要寻找身体,顺便勘察情况。

  看了十几户都没什么异样,我要的身体是年轻的男性,损坏情况不重,身份较好,死因单纯,未牵入任何纠纷。

我可不希望接手烂摊子。

  找了十几天,还没有结果,身体必须刚死才成,这就要靠运气了,我又不是神仙,看中的人不死怎么办?围绕着那些大户人家转圈,目标倒是有了几个。

  林府的三公子,为人低调平庸。无码兽交,无码兽交图片,无码兽交视频,无码兽交下载

爹林沈,娘伍茵烟,大哥林寒路,二哥林即情。

爹还有两个小妾,均未有子。

大哥与二哥未成亲,大哥有三个男宠。

  大哥霸气二哥俊朗,均是不凡人物,林三公子就很不起眼了。

  飘到目标林夏天身后,他正跟府内西席听课,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前面,却早已神游物外。

那西席将戒尺啪的一敲,吓的林夏天一哆嗦。

  『方才的《孟子》第十,可背熟了。 』

西席走到他身前,握着戒尺。

林夏天吞吞吐吐,道:『孟子...孟子致为臣而归...... 』只在这一句上打转,再吐不出一个字来。

  西席微摇头,命他把手板伸出。

林夏天咬着嘴唇,泪珠在眼眶里直转,戒尺啪啪的打下来,打了十下左右,掌心早已红肿起来。

  西席淡淡道:『今天罢了,你去罢。 』

林夏天收了书本,抽噎着出门,往自己房间去了。

一路上经过府内凉亭,老府主林沉与他大哥林寒路在下棋,两人似是没看见林夏天,自顾自说话,也没招呼他。

  林夏天看着那两个人,眼泪啪嗒嗒的掉,抱著书就跑。

跑到屋里把门关上,任凭丫鬟在门外叫。

他抹了泪水,打开那本《孟子》就读起来。

读着读着,越读越支离破碎,不由放声大哭起来。

  我随他飘进屋子,摇了摇头,这小孩其实挺好的,每天乖乖读书听话,也不贪玩,但就是平庸,努力不出成绩。

也难怪他爹娘不怎么喜欢他。

想自己高中时候和他挺像,最后混了个自考。

  他哭着哭着睡着了,我看了看,飘了出去。

还有张公子,成公子候选呢。

到了大街上,我拐个弯去了张府。

张府在吉祥大街上,与地处四方街的林府只隔一条街,一会儿就到了。

  那,那个满身酒气与脂粉香的人是谁,好多人,不,是好多狗腿簇拥着他向张府大门浩浩荡荡前进,我看他怎么有点像张公子呢?

  虽然我上次考察过后知道他是国家的朽木,但是没想到短短几天,进化如此之快......

  拐个弯,我冲成府去了,这个就偏僻些,我绕了好几条街,看的出没落的意味。

  穿墙而入,宅子有种古旧的颜色,我寻找着成公子的房间,以前只来了一次,记不得路了。

无码兽交,绕到偏僻的柴房,突然听到压低的尖叫怒骂,凑过去一看,正角儿在这儿。

  成决跪在潮湿的地上,一声不吭,任凭女人的荆条落在他身上。

那女人尖叫道:『你怎么还不死,都死了你怎么还不死,你这个狐狸精的杂种...... 』我嘴角抽搐了下,要是还魂到他身上,不是靶子的继续吗。

  他若能长大,必定是个人物,挺有男儿气概的。

而且看他的忍功,这女人一定死的比他早。

  我还是看好林夏天,他死的概率比别人大,小小年纪,学不好硬要学,却是有份烈性的。

  天黑了,我虽然是个鬼,却还保留着人的习惯,跑回到林府里挨着林夏天睡觉。

他小脸上还留着泪痕,手指攥着被角不放,看的我开始唾弃自己,竟然等着他死准备接收二手身体。

伸手象征性替他擦擦眼泪,就当接收身体的补偿。

  第二天起来,林夏天精神委顿的出去了。

我却开始思考个问题。

要是他现在不死,等到八十岁再死......

  我不敢想象......

  再等一个月,要是他活着我就换座城找身体。

  正打定主意,突然门外传来丫鬟的惊呼:『不好了。

来人呀,三公子落水了。

  我无语。

  赶快飘出去,飘到林府内湖边,林夏天紧合着双目靠在太湖石上,一身衣衫湿透,胸部已无了起伏。

也不知道是投水还是落水。

身边几个湿淋淋的家丁,尖叫的丫鬟。

  眼看林沈和林寒路赶了过来,脸上焦急之色还是有的,再不喜欢也是自己的亲人。

我叹了口气,你既然厌倦了,以后的人生就由我来继续吧。无码兽交,无码兽交图片,无码兽交视频,无码兽交下载

  身体损坏不大,一口气没喘过来而已。

我缓缓的躺进去,眼前一黑。

  再次醒来是在床上了,雕花的紫檀木,白色的水墨纱帐,惊喜的小丫鬟快步到床前,连声道:『公子醒了,公子可觉得有不适么,要不要用膳? 』

  我缓缓的转头,活动了几下,还行,只是有些僵硬,想也是必然的。

丫鬟连忙把我扶起来,靠在床头,又垫了个软垫。

我看着她,用疑问的表情道:『你是谁? 』

  事实证明,经典的句子有其经典的必然性。

  我爹与大哥明了并接受了我的失忆,二哥在外尚未回来,一切照常。

我知道林夏天的许多小习惯,在平时似模似样的做出来,并且表现的平凡而怯弱,然后,再逐渐的,不着声色的改变。

  我正式成为林夏天。

3夫子文雅

  修养了两三天,身体大概好的差不多了。

我见着了架上陈设的琴,成天拿下来摆弄。

想到皇宫里那把,一看就是经典,梅花断的漆纹,桐木铮然有声,绝对不输给春雷。

春雷是我在二十一世纪所了解的千古名琴。

我极喜欢音乐,看戏和气人是两大乐趣,但音乐,是命。

  那小丫鬟叫小茶,倒是单纯又热心,对此十分不满,每每表现出对玩物丧志的愤慨。

却又成天端着补品,灌的我上火。

我取笑她,她却振振有词,道:『公子是有大前途的人,要是不补好身体,哪能好好的念书呢?府里的夫子还在等着呢。

  我微眨下眼睛:『夫子...是不是个很凶的人? 』小茶笑道:『公子别多想,夫子前两天问了公子情况,还说是他的错,不该逼公子至此呢。

无码兽交,  我坐起来,把琴放好,张大眼睛看着小茶道:『更衣好了,我想去拜见夫子,爹说也该读书了。 』

小茶喜孜孜起来,利落的到红木衣橱里翻,拿着一件青色镶白边外衫回身:『公子平时就喜欢穿这件,小茶再帮公子梳头吧。

  我穿好衣衫,坐在铜镜前面,任凭小茶动作。

镜中的小脸有些尖,是瘦的,有点儿凤眼,却是单眼皮,不够大。

是一张想要的脸,不惹眼,方便我快乐的生活。

  我来到书房前,恭敬的敲门。

门内温文的声音响起:『进来。 』

我轻轻推开门,一抬头,却是一怔。

  温文雅。

  原来我跟着林夏天时都是居高临下,没仔细看西席的脸。

如今一对面,当真是人如其名。

  真真的温文儒雅,旧白的长衫,长发淡淡的黑,在窗前反着淡淡的光。

  他该三十岁了,和我父亲同辈,我躬下腰去,恭敬的叫了一声夫子。

他颔首,示意我坐下,开口便道:『我便是你的夫子,既是为师,自当悉心教导。

你先写‘天地君亲师’五个字是道理。 』

  他开口不提一字以前,从头开始上课,倒是令我一怔。

见我愕然,他点了点桌上笔墨纸砚,温温道:『字乃性之所现,我须得看看你如今的字。 』

  我恭敬的点头,缓缓坐下,却在心里干笑,要我写毛笔字么?你确定看了之后能了解我的性格,而不是吐血?

  拿起一边的毛笔,沾了墨,努力的摆好小学时学过的握笔基本手势,大笔一挥,开始认真写作。

历经三十二秒写完,一秒一笔。

  自己再看看前面的作品,突然有种带回房贴在堂前的冲动,不,要镶在堂前,永世不衰。

  受人瞻仰?

  不,驱鬼。

  我十分老实的坐着,因为是背对着他,看不到他的表情。

周围静的出奇,只有阳光中尘埃飘落的声音,夹着浅浅的呼吸。

  我只看见他指甲修的很齐的手从侧边伸出来,轻轻拿走了我手里的毛笔。

笔娴熟的握在他的指间,在我的字下面,缓缓写上同样的五个字,然后,在边上点了一下。

他的字温文好看,末端微微的上钩,自有一气稳重。

无码兽交,无码兽交图片,无码兽交视频,无码兽交下载

  『以前念的书,还记得么。 』

他的声音仍然是温温的。

这里师生礼节极重,我连忙站起,躬身道:『弟子愚钝,都忘了。 』

  靠,我要记得,才有鬼呢。

  『那么...... 』他沉吟着,道,『你可谓变化颇多......从头开始,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

  我心里微微的紧张,这种变化可以说不正常,失忆了是不会改变写字这种基本能力的,唯一的解释就是撞到头了,不过,他什么都没多说。

  立刻躬身应是,现在不听话一点,以后就没出头之日了。

他转过身去,从书架上拣了几本书下来,递给我,淡淡道:『把这些看了罢,背的了就背,背不了就罢了。 』

  我接过那些书,又应了声是。

他挥手,示意我退下:『你身体刚好,也不宜操劳,就如此罢。 』

  我一躬身,道:『学生告退了。 』

然后缓缓出门去,一抬头,今日阳光甚好,明亮又温暖,难怪映的他长发莹然生光。

无码兽交,  我抱著书缓步回房,小茶居然不在。

把书摊开在桌上,一看,眼珠差点跳出来。

 

首页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 第18章 第19章 第20章 第21章 第22章 第23章 第24章 第25章 第26章 第27章 第28章 第29章 第30章 第31章 第32章 第33章 第34章 第35章 第36章 第37章 第38章 第39章 第40章 第41章 第42章 第43章 第44章 第45章 第46章 第47章 第48章 第49章 第50章 第51章 第52章